勿忘南京!勿忘“1213”!

2018-12-13 15:55:56

81年前的今日

1937年12月13日

惨绝人寰的南京大残杀由此开始

30万同胞尸横遍野

蚀骨锥心

81年过去了

啼血的回忆

不能忘!不敢忘!

今日

是第五个国家公祭日

咱们以国家的名义祭拜!

一同穿越

重回1937年冬季的南京

南京中华门瓮城

现在,

车流匆匆,安静安定。

1937年12月12日,

中华门防地被攻破。

南京中山门

现在,

城门高耸,梧桐成荫。

1937年12月17日,

日军举办入城仪式,血腥屠城。

南京中山陵

现在,

国家无恙,逝者安息。

1937年12月13日,

24位中山陵警卫官兵壮烈牺牲。

南京总统府

现在,

大树长成,山河复原。

1937年12月17日,

日军举办入城祭告式,耀武扬威。

南京师范大学音乐学院

现在,

菁菁校园,琴声悠悠。

1937年,

女孩们排成队,日军暴行暴虐。

一同铭记

这些见证前史的数字

12秒

短短的12秒能做什么?

可能仅仅你细心打量一张照片的时间

然而,在81年前的今日

12秒,仅仅一个我国人

在侵华日军手中存活的时间

在那场继续6周的空前浩劫里

如果以秒来核算,每隔12秒

无论男女老幼,

就有一个鲜活的生命被残暴地杀戮!

△ 南京三岁儿童被日军枪杀

300000

“遇难者300000”是什么概念?

有人曾估算,

如果所有南京大残杀的

罹难者手牵手站在一同,

部队可从南京绵延到杭州,

长达320公里。

他们身上的血液总重量达1200吨,

尸身可以装满2500节火车车厢!

△1937年12月,南京大残杀期间,遭日军杀害的我国人的尸身堆积如山。图/视觉我国

“遇难者300000”,

这绝不是一个冰冷的数字,

而是由一个个鲜活的生命组成,

是那么详细、那么伤痛——

△ 南京大残杀期间,日军官兵拍照的日军砍杀我国军俘“试斩”的进程。

枪击、刺杀、砍头、刀劈、破腹、

挖心、水溺、活埋、火烧、锥刺……

残杀手段无所不用其极,令人发指!

△ 1937年12月,南京大残杀中,日军把我国民众当活靶刺杀。

△ 南京大残杀期间,日军村濑守保拍照的南京下关长江边尸身堆积的场面。

有些泪,脆薄的史册承载不了,

有些血,悠长的年月洗涤不尽!

1756→缺乏100

1756

1200

400

104

100

99

98

97

...

随着时间的流逝

这组数字逐渐

变窄

1987年,

南京初次统计大残杀幸存者,

确定的大残杀幸存者有1756人,

而这一数字逐年递减。

2018年,

12月2日清晨和12月3日清晨

又有2位南京大残杀幸存者

——赵金华和陈广顺白叟逝世

赵金华

陈广顺

据统计,

今年以来已有20位幸存者先后离世。

迄今为止,

现在挂号在册的幸存者已缺乏百人

数字变化的背面

是那段灾难前史见证人的消逝  

每一位白叟的逝去

都是前史回忆的丢失

意味着最名贵的前史证人越来越少

前史见证者正在凋零

可是那一声抱歉

他们还没有比及……

59名

日本投降后

制作了南京大残杀的59名首要战犯

5人被判处死刑

这些杀人魔头的罪行

耸人听闻、罄竹难书!

△△△

松井石根,日本陆军大将

1937年至1938年间率日军侵吞南京

并纵容部下展开惨无人道的南京大残杀

1948年被作为甲级战犯判处绞刑

12月23日零时在东京受刑

△△△

谷寿夫,日本陆军中将

1937年12月12日由中华门侵入南京

他率领的第6师团残杀了至少5万人

1947年4月26日

被枪毙于南京雨花台

△△△

向井敏明,野田毅,丙级战犯

1937年在占领南京前后,

他们两人进行了耸人听闻的杀人竞赛

并被日本报纸报导

1948年1月28日

在南京被处决。

△△△

田中军吉,

南京大残杀刽子手

曾手持军刀连续劈杀

南京居民300余人

战后引渡回我国审判

被枪决于南京雨花台

……

可这些远远弥补不了

那段前史留下的伤痛

小毛毛、小毛三、小四子

……

这份遇难者名单的背面,

是一个个小小的孩提,

他们长什么样子?

笑起来又是什么样呢?

咱们现已永久无从知晓,

他们的生命永久停留在,

1937年的那个冬季。

幸存者的叙述中

侵犯者的暴行仍然令人毛骨悚然

常志强:妈妈临死前,还在给小弟弟喂奶

日军在攻城时张狂轰炸,很多人被炸死烧死。咱们姐弟六人随爸爸妈妈逃生时,最小的弟弟小来,还在吃奶。在避祸中,我母亲抱着小来,被日本兵一刀刺中胸部,母亲还不肯放下弟弟,接着又被刺了一刀,母亲倒在血泊中。

这时,四处逃散的另外3个弟弟悉数靠拢到妈妈身边,抓住日本兵又撕又咬,被一刀一个捅死。满身是血的小来拼命哭喊,我把他抱到了妈妈面前。妈妈这时已不能讲话,仅仅使劲地把衣服拽开,小弟弟便趴到妈妈身上吃奶。妈妈的血还在流,我竭尽力气替她捂着创伤,捂着捂着,妈妈头歪了过去。

骆中洋:我亲眼看到日军继续10多小时的残杀

12月13日早上6点,咱们被日军带到了三汊河滨,那里已有黑压压的一片人,估量有两万多。残忍的日本兵在作恶前竟然问:“你们愿意选择哪种死法,机关枪、步枪、还是刺刀?”日军最后决议用刺刀,也就是杀人竞赛。

很快,几个日本兵把咱们按顺序排成行,第一排的人被带到一处空地,在毫无心理准备的情况下,日本兵突然举起刀,砍下了他们的头。咱们都惊呆了,人群一阵骚乱,但谁也不敢乱跑,一脱离部队就会被站在高处的日本兵用机关枪扫死。很快,第二排,第三排人纷繁倒下……这场残杀从早晨直到黄昏,没有停过,河滨的尸身堆成了山。

我趁乱爬到河滨,躲了起来。天亮后,日本兵脱离河滨,我才敢爬出来。其时,四周全是尸身,血腥味刺鼻。看到不远处的岸边有很多渡船,我便走过去,想找个渔民家避一避。可走近一看,满眼是杂乱无章的尸身。

夏淑琴:那一天,我失去了7位亲人

1937年12月13日,约有30个日本战士张狂砸门,房主刚打开房门就被日本人开枪打死了,房主太太上前质问也被打死了。

父亲就跪在战士们面前,央求他们放过咱们,但父亲随即被枪杀。

妈妈抱着1岁的妹妹被日本兵从桌子下拖了出来,小妹被日本兵用刺刀扎死,母亲和两个16岁、14岁的姐姐被日本兵奸杀。外公和外婆企图保护咱们,也被日本兵开枪打死了。

其时,我和4岁的妹妹藏在床上的毯子下面。日本兵用刺刀朝毯子乱扎,我被扎中了三刀,昏了过去。

那一天,咱们姐妹失去了7个亲人,成了孤儿。我带着妹妹在这间屋子呆了14天,白天躲在角落的桌子下,到了晚上,才敢出来找吃的。当被白叟堂(敬老院)的白叟发现时,我后背上的刀口现已化脓。

然而,时至今日

日本一些政治组织和政治人物

仍然在矢口否认日军侵犯的粗野罪行

仍然在固执参拜双手沾满鲜血的战犯亡灵

仍然在宣布美化侵犯战争和殖民统治的言辞

仍然在藐视前史事实和国际正义

仍然在应战人类良知……

但是,八十一年过去,

中华民族任人欺负的时代,

已一去不复返。

天空中

以歼-10、歼-20、运-20等为代表的

一大批高精尖武器纵横寰宇

时间守卫祖国领空安全

水面上

国产航母驰骋大洋

万吨大驱逐浪大海

我国的领海侵犯者不敢再横行霸道

地面上

百万大军

常备不懈、厉兵秣马

今日的我国

现已成为一个具有捍卫人民

和平日子刚强能力的伟大国家

中华民族饱受欺负的时代

现已一去不复返了

12月13日,以国之名,祭拜。

铭记——

不仅仅民族的悲怆,

还有落后必亡的训诫;

纪念——

不为宣传复仇的怨念,

只为许下复兴的愿望!

愿逝者不朽,

愿祖国强盛!


推荐新闻